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金昌  >  金川区

记金川区“大国工匠”潘从明

 2019/05/09/ 14:46 来源:每日甘肃网-金昌日报

精益求精,再攀高峰

——记“大国工匠”潘从明?

  4月11日,记者来到金川集团铜业有限公司贵金属分厂,见到了从事铂族贵金属提炼工作已20多年的“大国工匠”潘从明。他一身工装,目光炯炯有神。最近,他申报了今年的国家科技进步奖,目前正在准备上北京答辩的各种资料和PPT。

  练就“火眼金睛”

  “刚开始上班,最大的困难就是因为跨专业,化学知识欠缺。”现在已是贵金属分厂提纯班班长的潘从明,在原金川公司技校学的是铸造专业,上班后却被分到蒸馏岗位。面对工作台上的烧杯、坩埚、蒸馏器等装置,以及一道道复杂的化学方程式,他一筹莫展。

  贵金属提炼需要五六十种化学试剂,涉及到800多个化学方程式,其中70%以上无法在课本中找到,潘从明只好从头学起。他从不放过每一次的学习机会,有不明白的地方就反复向师傅请教,回到家再翻阅一本本厚厚的专业书籍,并写下了30余万字的学习笔记。这些都为他以后成才打下了坚实的功底。

  “那时候上班,体力劳动比较多,原料倒入白瓷缸里后,要靠人力搅拌均匀,搅拌好的溶液再倒入漏斗过滤,都需要人工搬来倒去、来回摇晃。”在提纯班一楼的一间工作室内,现在仍然保留着一口直径约1米的容器,旁边放着一个下部比篮球还大的抽滤瓶,他们就抱着这个十升左右的玻璃容器反复过滤、萃取稀贵的金属。

  劳累是次要的,更主要的是累了半天,若产品质量不合格,一切都前功尽弃了。1999年,铂钯班一年干了16个批次的钯,有9个批次没有达到99.99%的合格率。是什么原因导致过半的产品不合格?领导安排潘从明到铂钯班跟班作业,专门解决产品质量不合格的问题。原料从固体到液体,过滤掉其中的杂质,再从液体转变成固体……每一种贵金属提取要经过20多道工序,有200多个技术控制指标。多少原料要添加多少化学试剂,每次搅拌要达到什么程度,过滤时要铺垫几层滤纸?虽然这些流程中都有严格的操作工艺,但由于个别职工不太明白其中的要害,稍一偷懒,问题就出现了。

  在连续数月的跟班操作中,潘从明终于找出了产品不合格的原因。他尽量用通俗的语言解释道:“化学里有个控制浓度,固体到液体的转化,要加入化学试剂溶解,有些人为了减少抱抽滤瓶的次数,就在原料中少加溶液。这样一来,浓度高了,杂质也高,杂质就除不掉。另外,过滤时,规定要铺16张滤纸,有些人只铺几张,溶液流得快了,可以早点休息,但杂质却过滤不干净。”

  经过整整一年的跟班作业,潘从明不仅使铂钯产品质量全部合格,还练就了一双“辩色识物”的火眼金睛:“溶液中带有蓝色,说明含有铜杂质;如果偏红色,说明铁元素较高。每过滤一次颜色都有变化。”潘从明用大家较为熟悉的化学原理,给一头雾水的记者打比方说道。

  替代“瓶瓶罐罐”

  依靠颜色来判断贵金属精炼次数的做法,颠覆了潘从明师父们此前的所有经验,开创了铂族贵金属精炼提纯新的工艺。“这个颜色还不行,纯度不够,需要再提纯一遍。记不住就用变色卡,一个一个来对照。”潘从明将这一方法一遍遍地传授给同事们。在掌握了这个简单明了的判别方法后,上下班组在交接班时只要细辩颜色,就可以准确判断溶液质量是否合格。

  为了确保每一批次产品质量合格,使职工从单调的体力劳作中解放出来,2001年,已担任铂钯岗岗位长的潘从明,在进一步细化完善操作规程的同时,开始琢磨研制一套设备替代人工操作,并初步形成了设备改造方案。经过两年多的反复实验、优化和改造,一组组大型设备逐步取代了原来的“瓶瓶罐罐”。

  从手工操作到机械生产,可以说是铂族贵金属提炼的一次革命,但这种创新性的革命不是一蹴而就的,把钻研技术、解决难题当作最大乐趣的潘从明,一直在工艺创新、设备优化、岗位操作要领细化上下功夫。2010年,潘从明担任贵金属分厂提纯班班长,全面负责金、铂、钯、锇、钌、铑、铱7种贵金属的生产。

  这一年,也是他踏上开创有色冶金技术革命新征程的发力年。

  在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,潘从明承担了《金川铂族金属高效分离与精炼新工艺研发与应用》这一科研创新项目。他带领班组技术骨干,大胆改革沿用了多年的贵金属生产工艺,仔细研讨实验方案和工艺流程,经过数百次的反复试验,终于研发出了一整套稳定可靠、经济环保的新型工艺。

  2012年,潘从明又担负起打通贵金属全萃取工艺的任务。“贵金属全萃取工艺,在我刚参加工作时就开始实施,但由于工艺流程不完善,相关设备一直搁置到了2012年。”潘从明回忆道,当时,国内外同行对相关信息实行技术封锁,可借鉴的东西实在太少。

  接过这一重担后,潘从明全身心地投入到工艺、设备研发中。他无暇顾及正在备战高考的女儿,将患肺癌晚期的父亲及身患乳腺癌的母亲全权托付给妻子。在攻坚克难的关键时期,有120多个日夜他吃住在实验现场,累计进行了2000多次试验研究,成功研发了“银阳极泥中金铂钯高效提取技术”,彻底打通了贵金属全萃取工艺,把这一停滞了10多年的生产工艺掌握在了自己手中。

  此后,潘从明相继攻克了“银阳极泥中金铂钯清洁工艺、铂钯铑铱高效分离技术、贵金属废气净化与回收”等三大世界性技术难题,彻底改变了我国贵金属冶炼长期依赖国外技术的局面。“工艺和装备的共同发力,大大减轻了职工的劳动强度,我们原来最多时有110多人,现在只有79人。人员减少了,但产品质量和产量在不断提升。”潘从明感慨道,这就是技术创新释放出的巨大效益。

  创新永无止境

  潘从明所在的贵金属提纯工序厂房,1980年建成时设计年产量为400公斤,目前铂族贵金属年产量已达到4000公斤以上。进入这个由横竖两座楼连接成的L型厂房,要经过严格的检查,钥匙、手机等金属物品都要放到储藏箱里。

  进入作业现场,当看到有序排列的大型设备后,彻底颠覆了记者之前的认知。从手工提取到工业化生产,便是潘从明他们一次次实验研究的成果,更是这产量增长了十倍的根本所在。潘从明告诉记者:“从去年开始,各工序已经不摇烧杯了,只是在检验溶液浓度时使用。”

  在二楼纵横交错的蒸馏设备旁,潘从明指着上方一个容器说:“这是后来加装的冷凝器,可以把萃取时排出的废气冷却,再从中回收其他贵金属。”就是这套装置,首次实现了贵金属废气中微量贵金属、酸类、氨类试剂等的高效回收。

  “在这里,一滴溶液中所含的贵金属,相当于矿山里的5吨矿石。”在贵金属提炼岗位上“熬”了20多年的潘从明深知,我国矿石里伴生的铂族贵金属探明储量仅占全球储量的0.39%,其中90%以上都是从矿渣中提取出来的。为了防止贵金属流失,潘从明带领班组成员不断进行小改小革,一个个新添的装置,大大提高了贵金属的回收率。

  “作为铂族贵金属精炼师中的翘楚,潘从明仅凭铂族贵金属溶液颜色,就能精准判断它的纯度……”2017年“五一”前夕,中央电视台“大国工匠”栏目将潘从明发明的颜色判断法誉为“滴水掘金”,使这位技艺高超的铂族贵金属精炼师声名鹊起,不断有外地企业向他伸出合作的“橄榄枝”。对此,潘从明说:“我要那么多钱干嘛,金昌拥有丰富的镍钴铂族矿藏资源,金川集团公司又是我国铂族贵金属提炼中心,只有在这个大舞台上才能发挥我的长处。”

  创新是提升效益的最佳驱动力。正如潘从明所期盼和追求的那样,这个蕴含无限创新活力的大舞台在召唤着他。今年,金川集团公司开始改扩建贵金属提炼厂房,负责新厂房工艺流程的潘从明更加忙碌了。他深知,“创新永无止境,只有精益求精才能再攀高峰。”

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凡注有“每日甘肃网讯”或电头为“每日甘肃网讯[XXX报]”的稿件,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“每日甘肃网”,并保留“每日甘肃网”电头。

2、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新闻排行

1   降压供水公告
2  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
3   兰州: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
4  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
5   省食药监局: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
6  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
7   【全国网媒看平凉】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